澳洲开启撒钱模式,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发放750澳元的疫情补贴

2020年10月9日20:05:42 发表评论 60 次浏览

  澳洲开启撒钱模式,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发放750澳元的疫情补贴  

  

  前 言

  撒钱是否利于消费

  年轻人更有可能花钱

  钱都花哪了?

澳大利亚

 

  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报道,在最新公布的预算案中,联邦政府将宣布提前实施第二阶段个税减免。

  根据这一变化,工人每年可以节省87至2565澳元。

  当然,政府所有支出的目的归根到底只有一个,即刺激消费、盘活企业、继而实现经济正常运转……

  那么,由此也引出一个问题。

  这些政府发下来的钱真的会用于消费吗?

 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那么澳大利亚居民又会花多少钱?这些钱又花在了哪里?

 

  1  撒钱是否利于消费

 

  对此,一位行为经济学家认为,撒钱是一大利好,原因有多个。

  生活在悉尼的艾米(Amy Merrick)表示,如果每周给她额外100澳元的补贴,那么很有可能会存起来。但是,如果每周新增500澳元收入,那么自己极有可能会购买一些非生活必需用品。

  悉尼科技大学行为经济学家米歇尔·巴德利(Michelle Baddeley)表示,对于意外之财,人们计划是一回事,实际应用又是一回事,即便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也是如此。

  巴德利表示,不管收入水平如何,人们实际上更有可能花钱。

  她说:“人们内心都住着两个小人,一个叫做计划内的自我,另一个则是真正的自我。”

  “计划内的自我可能会说,'是的,我需要存钱,未来会是什么样,我不知道,因此我需要存钱'”。

  “但是,那个真正的自我极有可能冲动消费。她会说‘我无法控制自己,不能阻止我花钱’。”

  他说:“因此,[人们会花钱]有两个原因。从经济上讲,人们需要花钱;而在行为上,他们更倾向于花钱。”

  认为自己算是“比较节俭”的梅里克(Merrick)给我们讲述了她的亲身经历。

  疫情大流行期间,梅里克和自己的丈夫仍然可以居家办公。用她的话来说,这是“非常幸运的事情。

  但是,即使是自称“节俭”、奉行储蓄的梅里克也表示,当机会来临,有更多的钱可花的时候,自己也会选择花钱。

  她说:“与过去几年相比,我已经节省了很多。但是,在社区开放后,我很乐意能为经济注入资金。

  “我真的很想这样做,无论是做头发,还是做指甲,再到购买艺术品、外出品尝美食、观看演出,参加Party等等。尽管因此我可能会花掉很多钱,但是我认为这确实值得。”

  巴德利教授认为,梅里克的心态代表了很多人。

 

  她说:“我认为,因为新冠疫情,我们对死亡的关注率又进一步上升。因此,享受当下和支持本土企业变得比以前更为重要。”

  作为心理学和经济学的结合,行为经济学通常被用于政治决策并且基于以下事实,即消费者并不总是理性的决策者,相反,我们的行为总是受文化、个人、以及情感因素所驱使。

  因此,决策者往往会采用行为经济学来评估政策提议(包括减税或刺激性付款),以预期是否可以实现理想的效果。

 

  2 年轻人更有可能花钱

 

  基于内部客户数据,针对澳大利亚联邦银行4月以及7月先后两次750澳元疫情补贴后消费行为,澳新银行经济分析师(ANZ)团队进行了分析,并且按照年龄、收入因素进行了对比。

  根据澳新银行经济学家的分析,继联邦政府发放750澳元的疫情补贴之后,相比富人和退休人士,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更有可能用于消费,而不是储蓄。

  首先,从各年龄分段来看,在收到疫情补贴之后,60岁以上的人群增加支出的可能性最低。

 

  相比上年同期,在收到750澳元疫情补贴之后,15至29岁的人群平均每月支出增加了51%。

  相比之下,30-44岁、以及45-59岁年龄段的人群中,接受疫情补贴后支出较上年同期同样出现增加,增幅分别为34%和25%。

  相反,对于60岁及以上的澳大利亚人,无论有无收到750澳元的疫情补贴,他们在7月份的支出都低于疫情之前水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7月没有收到750澳元疫情补贴的人中,年龄介于15-29岁的澳大利亚人平均每月支出较上年同期上升。

  据经济学家推测,这可能是政府其他紧急刺激措施的结果。

  另外,相比低收入人群,高收入人群在疫情期间的支出明显减少,降幅超过其他任何收入组别。

  澳新银行经济学家指出,高收入人群的非必要支出受到了边境封锁等抗疫限制的影响。相比之下,低收入人群生活必要支出占据了收入的绝大部分,因此可压缩的空间也非常小。

 

  3 钱都花哪了?

  在联邦政府第一次发放疫情补贴750澳元之后的两周内,消费明显增加,并且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。

  信贷机构illion和咨询公司AlphaBeta联合推出的实时支出追踪系统显示,女性主要把钱花在了食品、家庭账单和其他必需品上。

  同期,男性则主要把钱花在电子游戏、应用程序、音乐、汽车上面,另外酒类、出租和保险上的支出也高于女性。

  在食品杂货一项上,收到补贴的人比之前多花了109澳元。

  在服装和其他商品上,收到补助的人比平时多花了58澳元,在房租和住宿费上多花了38澳元,在外卖食品上多花了28澳元,在汽车费用(包括汽油)上多花了22澳元。

  另外,澳大利亚统计局(ABS)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6月份,澳大利亚新增59万人收到了政府发放的疫情补贴,受益总人数接近700万人。

  ABS进行的调查表明,35%的受访家庭收到了政府补贴,而5月份这一比例为32%。

  就补贴用途而言,大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,这笔钱主要用于支付家庭账单。

  大约43%的受访者称,主要用于偿还按揭贷款、支付房租、家庭账单或偿还其他债务。超过25%的受访者主要将资金用于储蓄。将这笔钱用于购买商品和服务者占30%。

  不过,也有一些比较负面的消息。

  例如,在疫情期间,无论是为了排遣社交隔离所带来的焦虑感,还是个人存在这样的偏好,疫情期间的赌博支出大幅上升,一些地区博彩业的生意甚至比疫情之前还要好。

 

  例如,今年2月,昆州博彩业因为疫情关闭之前的消费支出仅为1.61亿澳元。然而,自从7月赌博场馆重新开放以来,昆州博彩业收入创下了历史新高。

  昆州酒类、博彩及赛事办公室(Office of Liquor and Gaming)提供的数据显示,今年7月,昆州博彩消费达到了近2.93亿澳元,此后8月、9月消费金额都差不多。

  其中,不少联邦政府的援助款项,比如失业补贴(JobSeeker)和留职补贴(JobKeeper)都被用来赌博。

  博彩业改革联盟(Alliance For Gambling Reform)曾敦促昆州政府关闭博彩业。今年3月,博彩业停业一度让有希望让有赌瘾的人永远摆脱赌博。但是,在7月10日,昆州博彩业重新开业,又有超过45,000台博彩机器重新运转。

  行为经济学家指出,面临压力的时候,人们希望通过刺激性消费获得额外的现金,并把赌博当作一种放松的方式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